齐桓公的故事 齐桓公借助管仲之才终成一霸

17. 齐桓公称霸

17. 齐桓公称霸

齐桓公乃春秋五霸中第一位称霸者,即位第七年(公元前679年)开始称霸,在中原称霸三十余年。

齐桓公称霸任用管仲为相。《史记·管晏列传》说齐桓称霸,“管仲之谋也”。齐桓公依靠管仲,整顿国政,在相之下设立五官分司管理中央行政机构,建立了以君主为最高管理者的国家管理系统。分全国为二十一乡,其中工商六乡,士十五乡,在行政组织中层层建立军事组织。在经济方面,管仲废除公田制,改为按土地的肥瘠,定赋税的轻重。齐国有山有海,管仲设盐官煮盐,设铁官制农具,又铸钱调剂物价贵贱,数年之间,国富兵强。

齐桓公称霸后打出“尊王攘夷”旗号,利用周室的正统地位,团结诸侯,以对抗经常威胁中原的楚和北狄。桓公做霸主,曾救邢救卫救北燕,阻止戎狄的侵扰。百余年后,孔子说:“没有管仲,我们大概要披着头发,穿左衽衣,受异族的统治了”,又说:“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管仲、齐桓公死后,齐国发生君位争夺内乱,霸权移至晋国。

收 藏

胸怀宽阔,管鲍合辅

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曾与管仲结下“一箭之仇”,但他能摒弃前嫌,拜管仲为相,称管仲为父。管仲是一位有才干的政治家,而管仲的成功和鲍叔牙谦虚让人的品德是分不开的,在两个人智慧的合作下终于成就了齐桓公,成为春秋五霸之首。

故事还得从管仲与鲍叔牙两人之间的友谊说起。

管仲与鲍叔牙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他们俩年轻的时候,管仲家里很穷,又要奉养母亲,鲍叔牙知道了,就找管仲一起投资做生意。做生意的时候,因为管仲没有钱,所以本钱几乎都是鲍叔牙拿出来投资的,可是,当赚了钱以后,管仲却拿的比鲍叔牙还多,鲍叔牙的仆人看了就说:“这个管仲真奇怪,本钱拿的比我们主人少,分钱的时候却拿的比我们主人还多!”鲍叔牙却对仆人说:“不可以这么说!管仲家里穷又要奉养母亲,多拿一点没有关系的。”有一次,管仲和鲍叔牙一起去打仗,每次进攻的时候,管仲都躲在最后面,大家就骂管仲说:“管仲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鲍叔牙马上替管仲说话:“你们误会管仲了,他不是怕死,他得留着他的命去照顾老母亲呀!”管仲听到之后说:“生我的是父母,了解我的人可是鲍叔牙呀!”《史记?管仲传》也记载:“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后来,齐国的国王死后,大王子诸当上了国王,每天吃喝玩乐不做事,鲍叔牙预感齐国一定会发生内乱,就带着王子小白逃到莒国,管仲则带着王子纠逃到鲁国。

齐国,盛产鱼盐,经济富庶,是东方的一个大国。齐桓公姓姜名小白,即位前为躲避齐国内乱与兄长公子纠流亡国外,长兄齐襄公被人杀害后,公子小白和公子纠都急急忙忙奔回国,争夺君位。公子纠的师傅管仲文武双全,为帮公子纠夺得君位,带兵拦截公子小白,并一箭射中小白的腰部,所幸小白腰带上的铜搭钩挡住了箭头,公子小白十分机警,倒在马车上,假装死去,并叫手下人齐声哭喊:“公子被箭射死了!公子被箭射死了!”公子纠以为小白已死,再无人同自己争夺君位,便放慢了行程,不慌不忙往都城临淄而去。小白却日夜兼程,赶回齐国即位,就是齐桓公。齐桓公想拜他的师傅鲍叔牙为相,鲍叔牙与管仲是知心好友,而且深知自己的才智不如管仲,就向齐桓公推荐管仲,并对齐桓公说:“你要是治理齐国,用我为相就足够了,但你若想称霸天下,非用管仲不可。”齐桓公说:“管仲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若非我命大,岂不是被他一箭射死。”鲍叔牙说:“主上可记得周文王求贤若可,为请姜尚为相,带领西歧文武百官到渭水河边请他,并扶姜尚坐上马车,亲自拉车走八百多步,以示尊重,后姜尚为保周朝铁铜江山八百年奠定基业。管仲的才能超过我十倍,管仲虽射你一箭,可那是因为各为其主。他是公子纠的师傅,当然为公子纠着想,现今主上为君若能宽宏大量,您要是不记前仇,真心实意请他来,不但能治理好国家,恐怕其他各国也得听您指挥呢!您应该捐弃前嫌,真正启用管仲,何愁霸业不成。”齐桓公认为鲍叔牙的话很有道理,当即表示决不记一箭之仇,并委任鲍叔牙全权代表他查询管仲下落,请他到齐国为相。

但是这时的管仲知道,他拦截公子小白不成,自知小白既然上了台,即位为齐桓公,决不会放过自己,要报那一箭之仇。当即隐姓埋名,逃出齐国,隐藏到吴国边境(今江苏省姜堰市白米镇南边的乡下)。鲍叔牙带领手下人辗转南北,明察暗访,最后还是通过管仲的家人找到了管仲落脚的地方。鲍叔牙找到管仲,向他表明齐桓公决无相害之心,真正想启用他到齐国为相,管仲对鲍叔牙深信不疑,愿意和鲍叔牙一起辅佐齐桓公治国。鲍叔牙一面快马向齐桓公报信,一面命人在管仲避难的地方高筑拜相台,宣读齐桓公拜管仲为相的诏书。不几日,齐桓公派出的仪仗队隆重迎接管仲还都任职,并言听计从,加以重用。

管仲果然是个治国奇才,上任后就把国事料理得有声有色。几年下来,齐国在政治、军事、经济等各方面都日益强大,乃至雄踞天下,使春秋时期的其余四霸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各国之间常年的战争因此平息,安定天下达四十多年之久,这在春秋时代是一个奇迹。难怪孔子在一百多年后惊叹地说: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

千百年来,“管鲍之交”一直被誉为交友的最高境界,所谓春秋霸业早已是历史云烟,但齐桓公宽阔无私的胸怀却永久地为人称道。

《史记?齐太公世家》记载:初,襄公之醉杀鲁桓公,通其夫人,杀诛数不当,淫于妇人,数欺大臣,群弟恐祸及,故次弟纠奔鲁。其母鲁女也。管仲、召忽傅之。次弟小白奔莒,鲍叔傅之。小白母,卫女也,有宠于厘公。小白自少好善大夫高*。及雍林人杀无知,议立君,高、国先阴召,小白于莒。鲁闻无知死,亦发兵送公子纠,而使管仲别将兵遮莒道,射中小白带钩。小白详死,管仲使人驰报鲁。鲁送纠者行益迟,六日至齐,则小白已入,高*立之,是为桓公。

当时齐桓公如果把射杀他的管仲不加以重用能成就他的霸主之业吗?由此看出齐桓公的胸襟是何等的博大,他的气度是何等的包容,他的任人唯贤是何等的坚定。如果没有齐桓公的气魄和胸怀,中国的历史将会改写。

容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将军额上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所以,包容当是有为人生的态度,是生命中一道亮丽的风景。作为领导者要有一个可以容人也可以容物的宽阔胸襟,用包容去消融人际矛盾,营造出亲密无间,融洽无比,相辅相助的人际关系。这才是最好的和谐方式。这样才可以让你在下属面前赢得更高的人格魅力。

孔子赞美管仲说:“管仲辅佐齐桓公,称霸诸侯,号令天下,老百姓到现在还受到他们的恩赐啊,没有管仲,我们都要披散头发,散开衣襟,成为蛮族统治下的人民了。”孔子的话不免有些夸张。但善用人才,确乎是齐桓公们成就霸业的关键。

有这样一句名言:“泰山不择细土方能成其大;江河不拒微流才能有其深。”从此名言中我们得出:接纳和宽容是让自己强大起来的最好办法,不能容人,就难有挚友,不能宽容,就难得真心。伟人之所以是伟人,不只是因为他一个人的力量,而是他的接纳和宽容,把许多人集合成了一个整体、宽容的基座上,才放上了他高高的人生雕塑。

容人也是一个人人格的体现,它将友爱、体贴、理解与气度凝缩于一点。无论是儒家的“仁”“义”,墨家的“兼爱”“非攻”,道家的“修身养性”,还是佛学的“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都可以看出容人的哲学在人生的道路上多么丰富又广泛。

从刘备给关羽报仇的这个故事中我们也能看出,成大事的先决条件便是宽广的胸怀。若连最起码的这一点都欠缺,遇到芝麻绿豆的小事动不动就大动干戈,口沫横飞,不顾大局及后果,贸然实行你的“复仇计划”,那谈得上干什么大事呢?相反,拥有宽容的气度,遇事不会方寸大失,泰然处之,便能胜券在握,无往不利。

称霸天下,九合诸侯

春秋时期,虽然各诸侯都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但谁都不敢取而代之。换句话说,那时的各诸侯,谁也没有自立为王号令天下的实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