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  艾雄恒

  胡崇炜

图片 1

  胡崇炜:把被子蒙在头上,光透不过来,在被窝里头用手电筒照着悄悄练字,有的时候,弄不好墨就洒了,搞得被子、褥子上都是墨。这种艰苦的经历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后来随着个人进步,生活条件在不断改善,但因为有了与过去艰苦的对比,我在生活上特别容易知足。

图片 2

  胡崇炜:作为当下之人,我们没办法去判断未来对我们这个时代是怎么样一个评价,但是有一点我们目前是可以感知到的,就是我们这个时代对书法更推崇艺术化,推崇美术化,从而减弱了文化对书法的极大影响力。我觉得这是我们当前应该深入思考的问题。美术化也好,艺术化也好,当然是“展厅效应”所必需的。但是,文化也是不可忽略的。我们当下的书法创作里面“硬伤”还不少,经常出现错字、别字,包括对书法载体当中需要的内容有没有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文化符号,这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呢,我觉得作为书法家,应该把文化放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去关注,这是我们当下一个不该忽略的问题。

艾雄恒,祖籍湖北,早年受湖北省书协主席徐本一先生教导,先以隶书入手,再以颜体入筋,后工欧楷,兼二王,86年生,章草研究会副会长,柳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广西书协会员,柳州市硬笔书协理事,英才书画院书法老师,善欧楷,精章草,卢如杰入室弟子,多次全国比赛获奖,12年广西柳州市第一届新人展入展,13年广西三面临帖展入展,15年魅力北部湾书法大赛提名奖,二届章草网络大赛优秀奖,行有余力时勤习芥子园,创作不少优秀的山水作品,受很多爱好者收藏

  记 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练字的?

图片 3

  记 者:盖着被子练字?

图片 4

  记
者:有人说我们这个时代应该尚式、尚势、尚变、尚趣、尚情等等。您觉得当下我们书法追求的审美趋势是什么?

图片 5

  胡崇炜:我的看法,还是应该实事求是,尽可能地贴近我们这个时代。我觉得当下的书法家包括我个人在内,应该多读书。我们可能不是诗人,可能做不了文学家,但是我们应该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就是在我们的书法作品里面,可能不是我们写的诗词,但是,能看出来我们这个时代的书法家很有文化,这也同样是让人敬重的。

图片 6

  中国“书法名城、书法之乡”联谊会副会长

图片 7

  胡崇炜:说起我的求师之路,有这样三个经历。最初学书法的老师是王玉斌老师。王老师现在已经70多岁了,在沈阳,还经常到我这儿来,当年我还不知道什么是书法的时候,是她把着手,一笔一笔地教,把我领进书法大门;第二位老师是军旅书法家朱寿友老师。朱老师指导我临了很多帖,包括魏晋、唐宋的,这些碑帖的临写对我后来的发展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再后来认识了聂成文老师。聂老师是从整个创作上引导我,这个时间跨度很长,从上世纪90年代初一直到现在,这20多年间,聂老师在引领和校正我的学习思路和方向。后来我转业到辽宁书协,离聂老师更近了,他对我的教导更直接了。有了这样的好老师才有了我书法学习创作的不断进步,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绩。

图片 8

  采访地点: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办公室

图片 9

  胡崇炜:我认为,凡是经典的东西,都是经过千百年来无数贤能之人公认的经典,这些都可学。问题是我们怎么样去把握着学,怎样从中吸取那些好的东西,比如说柳公权的字,有点板是其不足,但是,他那种清劲旷朗无尘,以及对笔的那种控制力,我觉得可以从中受益。我最初入门的时候就是学柳公权,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他对我的启发是非常大的,甚至可以说为我用笔、驾驭笔的能力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关于赵孟頫可不可学的问题,争议是很大的。我对这种观点不完全赞成。赵孟頫是继承“二王”之大成者,其艺术成就很高,只要学得得体,同样会受益,在近30年中国书法发展历程中有不少学习赵孟頫的成功者。这说明赵孟頫的书法是可学的,关键是要得法。

图片 10

  胡崇炜:入伍头两年,部队驻训到老百姓家,没有写字的桌子,就趴在炕上练字,用的纸就是战友们看过的废报纸。

图片 11

  记
者:您在从事书法创作的过程中,曾经遇到很多好的老师来点拨您,是这样的吗?

  胡崇炜:是这样的。部队规定晚间九点钟必须熄灯,为了不影响他人休息,就自己打着手电,盖着被子练字。这个经历是有的。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楷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记 者:您认为“创新”在整个书法创作中起什么样作用?

  记 者:您为什么最后会选择章草作为自己艺术上的追求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